“邂逅”了什么?——《邂逅霍金》教学的一个疑点

《邂逅霍金》是沪版高一教材中的一篇,许多老师喜欢用这篇文章上公开课。确实,这些公开课多数都上得比较精彩,听后颇受启发。但,也一直有一种遗憾。


遗憾什么?遗憾这些课没有揭示“邂逅”的深层意义。而这又恰是这个文本教学的最重要的意义。


通读全文,就会发现,“邂逅”在文章中的意义是丰富的,其中有显性的,也有隐性的。显性的一点就明,隐性的需要教师引导学生去接近,去理解,去体认。我以为,只有做到了这一点,才算完成了对文本的整体性解读,才算实现了《邂逅霍金》的教学意义。


因为,这篇文章单是就文章形式而言,高一学生不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就能很好地把握:“邂逅”之前的陈述(铺垫)、“邂逅”之时的描写与叙述、“邂逅”之后的沉思,三个层次非常清楚,一点就明。这样,这篇文章作为一个“独特”的文本,它的教学意义就应当定位在它“独特”的情感与思想意义。


它“独特”的情感是什么?是作者葛剑雄对霍金的崇敬之情,对霍金现象”的深沉感慨与由衷的感佩。


它“独特”的思想是什么?是霍金现象”给人们的启示:以健康、理性的精神平视每一个生命体,充分利用时代具有的可能性(时代文明具有的高度)让每个生命个体实现他的生命意义(用郭橐驼的话说就是“顺天”“致性”)。


因此,在学生大体上理解了文章这些后,教师应当让学生归纳课题“邂逅”的意义:


1.在剑桥与霍金不期(没有约定)而遇。


2.在剑桥与霍金现象(作者早已期待的人类文明高点)的相遇。(人类文明的高点从来就期待所有的人去接近他。霍金现象所体现的人类文明高点,也是历史地理学者或者说人类文化学者葛剑雄心中早已期待的人类文明高点。因此,两个高点一拍即合。这其实就是文明与文明的心灵约定。所以,葛剑雄与霍金相遇是有约定的,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形式约定,而是本质意义上的心灵约定。)


3.呼唤人们不断与此相遇,在相遇中去接近他它,达到它,创造新的高度。(文章最后的“更”与“更愿”中也体现了这一点。)


    让学生认识、理解、体认“邂逅”的这些意义,其实就是引导学生去与人类文明的高点相遇(这应当是作者写作这个文本的最重要的意义)。我相信,在这样的引导下,学生一定会在今后的生活中更自觉地去不断地与人类文明的一个又一个高点“邂逅”,从而不断抵达文明的高点。


 


 


附:


邂逅霍金


葛剑雄


自从《时间简史》在中国翻译出版后,知道霍金的人越来越多。青年学人争读《时间简史》,一时颇有洛阳纸贵之势。我没有看过这本书,一则太忙,二则有自知之明,未必看得懂。但我对霍金以高度残疾之身能写出如此经典著作的精神和业绩,却是充满了深深的敬意。


    我知道霍金是剑桥大学的,想不到在来剑桥的第二周就见到了他。


    7月15下午,一位青年朋友约我一起去那家有百年历史的ORCHARD(果园)茶室,走过剑河边时他告诉我,傍晚霍金常在这里散步,有时可以遇见他。于是霍金成了我们的话题,我问这位学西方哲学的博士生是否看过《时间简史》,他说看过,但也没有看完。这使我颇感自慰,我的选择看来是明智的。


    六时半,当我们从茶室回家又经过剑河边时,忽然我见到前面缓缓驶来一辆轮椅车,上面坐的正是霍金──和以前在照片上见到的完全一样。


    车驶近了,我却呆滞了,是敬仰,是震惊,是凝视,是沉思;都是,或许都不是──在他经过我身边的那段时间我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目送着他静静地过去。


    这是一个弱小的身躯,稍向右侧倾斜地靠在──或者说是被安放在──轮椅车背上。除了他的目光,似乎见不到他有其他动作。他的目光显得异乎寻常,可以看成极度冷漠,也可以视为显示着超常的魅力。我想走上前去,又下意识地摸着照相机,但我既没有移步,也没有拍照,连拍一下他的背影的念头也很快被自己否定了。


    或许是霍金独特的形象震撼了我。对于这样一位随时面对逼近的死神却依然像超人那样奋斗的人,对他的任何干扰都是一种罪恶,更不用说任何好奇的举动或过分的热情表现。


    或许是周围的人感染了我。当霍金经过时,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认识他的和不认识他的人都毫无异样,就连照料他的老护士也不靠近他的轮椅,只是默默地跟随着,大家都尊重他作为一个正常人的生存权利。


    霍金的轮椅渐渐消失了,就像路上无数过往的行人一样。


    霍金是不幸的,他在风华正茂时遭遇了罕见的疾病,要不,凭着他的才华和毅力,他完全能为人类作出更杰出的贡献。


    霍金是幸运的,他生活在一个人的价值得到充分尊重的时代,他也生活在一个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时代,要不,他如何能完成他的著作,如何能继续他的生命和工作?他的轮椅上装满了大大小小的机械和电脑,他的身前就有显示屏和特殊的键盘,这是IBM公司专为他设计制造的,所以他才能自如地操纵轮椅,才能传达自己的思维,才能延续他的生命。


    我更庆幸霍金生活在剑桥,他完全可以像常人一样生活,不必随时面对镜头、鲜花、握手和掌声,不用应付集会、宴请、报告和表彰,因为大家都懂得个人的价值和时间的可贵。


    愿霍金在平静中度过他不平凡的一生,更愿世界上其他霍金能像他那样幸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