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之言——〈论语〉选读》前言

中华民族何以几千年生生不息?


人们从不同的角度给出了不同的答案,其中最为人认可的答案有两个:一是我们有几千年没有中断其历史的汉字;一是我们有孔子及《论语》。汉字不是本文所述对象,下面就孔子及《论语》做一些介绍。


孔子(公元前551年——公元前479年),名丘,字仲尼,鲁国陬邑(今中国山东省曲阜)人,儒家创始人。“子”是对他的尊称。


       柳诒徵在《中国文化史》第二十五章《孔子》开首说:“孔子者,中国文化中心也。无孔子则无中国文化。自孔子以前数千年之文化,赖孔子而传;自孔子以后数千年之文化,赖孔子而开。”


       柳诒徵先生为什么给孔子这样的评价?因为对中华民族影响最大的儒家最重要的经典——“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都与孔子关联紧密。


《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之时,周室微而礼乐废,《诗》、《书》缺”,孔子“追迹三代之礼,序《书传》”;“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三百五篇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礼乐自此可得而述”。且“以《诗》《书》《礼》《乐》教弟子,盖三千焉”。司马迁在这里讲得很清楚:是孔子使崩毁的《礼》《乐》得以流传,使边缘化的《书》《诗》得以回到人们的生活当中。


       《汉书·儒林传》载:孔子“晚而好《易》……而为之传。”“传”在这里是解释、阐释的意思。孔子“传”《易》的目的是什么?用《礼记》中的话说是“絜静精微而不贼”。这里的“絜”通“洁”。整句的意思是说:通过《易》的教化,使人的内心纯洁无瑕,明察秋毫,上达幽微精妙的天道,进入一种澄明无碍的高远境界,绝不陷入因对怪诞之事的探求而伤害自身与他人的境地。孔子研《易》、释《易》、以《易》教弟子,将《易》引入创造华夏高贵精神的至高殿堂,其功至伟。


《史记·儒林传》载:孔子“因史记作《春秋》”,即根据史料记载写作《春秋》。《春秋》对后代的影响至大,其意义难以尽述。要勉强概括的话,只能说,它在天地大义方面为后代树立了立论与评说的典范。


除了“六经”,孔子对后世影响巨大的还有《论语》记载的他的言行。


《论语》的“论”读lún,意思是按照一定的次序排列言论。《论语》由孔子的弟子及其再传弟子编纂而成,内容主要是孔子谈话、答弟子问及弟子间相与问答,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等,是研究孔子思想的主要资料。宋代将它与《大学》《中庸》《孟子》合称为“四书”。


《论语》对后世的影响是全方位的,其最重要的影响是孔子倡行的“仁”。历代学者对孔子“仁”学的研究极多,成果也极其丰富。笔者以为,当代思想家李泽厚先生在《中国古代思想史论》中的观点最得“仁”意。


先生认为,孔子倡行的“仁”是将外在的社会规范“礼”,导向个体人的内在性自觉。这一创造性的哲学思想,为汉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奠下了基础,孔子也因此成为中国文化的象征。


先生认为孔子的仁学思想有四个层面:血缘基础、心理原则、人道主义、个体人格。“血缘基础”讲亲子之爱。“心理原则”是将人的心理情感融化在满足以亲子关系为核心的人与人的世间关系中,而不是将它导向外在的崇拜对象上,如上帝。“人道主义”是强调人在氏族内部及外部社会的交往原则——上下左右、尊卑长幼之间的秩序、团结、互助与协调。“个体人格”是上述三层最终都必然落实在“仁者”的个体心性与行为上,也即个体人以自觉的修炼达到自为的“仁性”“仁行”,完成“仁者”的自我塑造。


四个层面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实践理性——极其重视行为的实用意义。因此,积极进取的事功精神,清醒克制的生活态度,极高明而道中庸的处事理想,发乎情而止乎礼义的情感原则,重实用轻思辨,重人事轻鬼神,善于协调群体,顾全大局,日常中保持情欲的满足与平衡,不陷入过犹不及的反理性的迷狂,就成为了我们民族的潜意识,构成了一种民族性的文化—心理结构。


先生认为,中华民族具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历数千年各种内忧外患而终能保存、延续、发扬光大,与“仁学”奠定的这种独特的“文化—心理结构”紧密相关。


笔者在选注《论语》时也深深感到,几千年前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共构而成“仁学”文化尽管有许多在今天已经丢失,但也有许多依然还流淌在我们生活的角角落落和每一个生动的细节中。特别是孔子“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文化生命历程,所竖立起的“仁者”立志、立身、立命、立心的修炼阶梯,经过我们民族两千多年的代代攀登,已成为了潜隐在我们民族每一个个体心中的攀登生命高度的文化接引之梯。


在选注《论语》的过程中,笔者也仿佛看到,孔子及其弟子们的生命之花,曾经无比灿烂地开放在《诗》、《书》、《礼》、《乐》、《易》、《春秋》这些文化原典中,今天虽然有许多已经枯萎,但也有许多依然神采奕奕,如智、勇、惠、敏、和、乐……


《左传》有言:“‘大(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立德”就是树立高尚的道德,“立功”就是为国家民族建功立业,“立言”就是创立泽被后世的学说。古今中外,能于三“不朽”中得其一者,就是了不起的人物了,而孔子三者皆有之。圣哉,孔子!


 


由于《论语》涉及的内容非常广博,而对同一个问题的论述不仅分散在不同的篇章中,而且还常常因时因地因对象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表述。但如孔子自己所言:“予一以贯之。”这个“一”就是他倡行的“仁”。为了让同学们能更好地了解《论语》的基本内容,本书围绕“仁者之言”这一主线,将《论语》中的相关言行分列为相对集中的八个主题单元。第九单元,即本书最后一个单元则由前面八个主题之外的经典言论组合而成。这样的编著方式是否能达到本书的编写目的,还有待读者的阅读检验。真诚地期待读者的批评指正。


 


2012210

《《仁者之言——〈论语〉选读》前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