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莞尔一笑”与“手舞足蹈”





 


知识大门打开,某一定理某一定律理解、掌握,某篇文章某个问题悟到真谛时,自控能力好的莞尔一笑,无所顾忌的就手舞足蹈,千姿百态,生气勃勃。            


                       ——摘自《岁月如歌·求学的艰辛与欢乐》


 


  于漪老师描述幼年求学的场景令人向往。再想一想,这是她79岁高龄(2007年)对儿时求学的追忆,更有了一种深深的感慨在心中慢慢升起。


  “莞尔一笑”,“手舞足蹈”,真的是“生气勃勃”。这不由得你不想起于老师那标志性的“莞尔一笑”,也不由得你不想起她偶尔“爆发”的“手舞足蹈”。


  二十多年前学“语文教学法”时,第一次看于老师的课堂录像,同学们就一起议论她的莞尔一笑。记得有同学不断地说:“你们看,她又笑了!还是‘莞尔一笑’!”


  后来在于老师的多盘录像中,又不断看到她的“莞尔一笑”:提问时“莞尔一笑”,期待回答时“莞尔一笑”,同学回答完时“莞尔一笑”;讲到会心处“莞尔一笑”,讲到动情处“莞尔一笑”,讲到有趣的地方“莞尔一笑”,讲到该笑的地方一定“莞尔一笑”。


  2005年起有幸近距离向于老师学习,在许多场合又常常看到她“莞尔一笑”:与熟人见面时“莞尔一笑”,表扬名师基地学员时“莞尔一笑”,观课评课中时不时“莞尔一笑”,报告中时不时“莞尔一笑”……


  于老师的“莞尔一笑”是这样展开的:笑意起,嘴角慢慢向两边舒展,形成鲜明的“一”字;随即,“一”字的两头又慢慢地稍微向上扬起,整个脸再微微向下倾。于老师的“莞尔一笑”,给人的整个感觉是由心底慢慢往脸上绽开的,是真正的“开心颜”。


这样的“莞尔一笑”确实令我深深地感慨。


有多少人可以如此“美丽”地面对求知?


  求知因目的不同而心态各异,脸上的表情自然千百万。从“求”字说,就有“索求”、“需求”、“探求”之大区别。“索”者,索取;“需”者,需要;“探”者,探究。索取者,视知识为理应忠诚奉献于自己的仆人,以主人的身份高高在上地俯视知识,其结果可想而知,两手空空,一脸苦相;需要者,将知识当作自己购办的工具,需之则用,不需则弃置一边,但因为他并没有真正“购办”,需用时必生“恨少”之叹;探究者,想象知识的美丽,仰视知识的高贵,以美丽与高贵的心性相求,以生命与生活的真谛相许,孜孜矻矻,为伊消得人憔悴,终获“莞尔一笑”或“手舞足蹈”的回报。


  于老师正是这样一位知识真谛的探究者。求学年代自不必说,工作后她一直跋涉在探究之路上——探求历史教育的真知,探求语文教育的真知,探求教育管理的真知,探求整个中国基础教育的真知——这样的探究,使她摆脱了急功近利,摆脱了浮躁心态,始终处在教育真知的美丽而诗意的想象与求证中(上公开课1000多节,写文章1000多万字),从而不断地破解教育难题,不断地以“莞尔一笑”的方式收获着,成长为教育大家。而与此相反,多少人期待一劳永逸,多少人期待一夜成名,多少人期待一“课”成家?


  还令我深深感慨的是:现在有多少人可以如此“美丽”地面对学生?也许,偶尔“美丽”一下还行,而一到要紧处就露出“狰狞”来。抢白者有之,嘲讽者有之,责难者有之,甚至怒目相向,甚至侧目而视……很多时候,要很自然地“莞尔一笑”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啊!它需要功力,需要心力,有学识从容解决疑难问题,有智慧巧妙化解棘手问题,有仁心真诚接纳学生的一切!当这些都稀缺时,面对学生的“挑战”,就只能收起先前那虚假的笑容,露出“恨恨”的本相来了。


  于漪老师当然也会偶尔露出“恨恨”的情感,“无所顾忌”地“手舞足蹈”,但那不是面对学生,也不是求知收获时,而是面对她感到很严峻的事。有一次报告,讲到母语教育正受到严峻挑战时,她突然提高嗓门:“中国人要说中国话!”并辅以连续挥舞三次拳头的手势。


《岁月如歌》流淌的是于漪老师心中的歌。只要你是一位真正的聆听者,就能听到她的欢歌与忧寂,就一定能从“莞尔一笑”与“手舞足蹈”这样对比强烈的音符中,听到歌唱者心中的爱与恨,也能听到聆听者自己心中的爱与恨。


 


    (本文为《中国教师报》“《岁月如歌》启示录”专栏文章之一,刊于201047日)


 

《“莞尔一笑”与“手舞足蹈”》有2个想法

  1. 应新课改的要求评职期刊杂志,《新课程》以独有的先天条件赢得广大教师的认可与教育局的批准。

    正规教育类期刊 全国公开发行

    三号齐全 专业发表教师评职称论文

    各大网站全文收录 省级 国家级

    程老师: 010-89535593 13041136186

    投稿邮箱:chengyaodong2008@126.com

    咨询加QQ:366861001

    如有打扰 敬请原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