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背范文应考”的弊端是什么?

关注小学生“背范文应考”已经好多年了。身边的朋友或同事时不时说起孩子刚上小学就被要求考前背指定的“范文”,在考试中仿写或套写的事。由于我对套题的情形颇为警惕,自然就会对学生背范文应付作文的现象比较敏感。其实,“背范文应考”在小学、初中、高中都会发生,且一直都存在,只是前些年不像现在这么普遍。据我所知,现在小学生从二年级、三年级开始,就被要求在期中、期末考试时“背范文应考”的情况不在少数,中考“背范文应考”的现象也较普遍,高考“背范文应考”者也有。


小学生“背范文应考”的弊端最直接的表现是作文“假”、“呆”,久而久之便会造成学生表达欲的消失。


         “假”表现在虚情假意。如“我真快乐”是小学一个传统作文题,从二年级到五年级,许多小学生都写过,但从这些作文中很难读到小学生真正的快乐。尤其是现在,不少小学生根据网上范文的“范式”写,全国各地模仿的可能是同一篇范文,因此他们表达的“快乐”也几乎完全相同。许多孩子根本就没有干过“钓鱼”、“炒菜”、“为爸爸剃须”这类的活,哪来的“钓鱼之乐”、“炒菜之乐”、“为爸爸剃须之乐”?如果是想象作文,写想象之乐倒也是很不错的,但这些作文又都是以真实叙事面貌出现的。


         “呆”表现在文章结构、语言组织的惊人雷同上。如“我真快乐”这个题目,多数作文大体以这样的句式“……,今天我真快乐”开头,叙述了一件事情后,大体以这样的句式“今天我真快乐,因为……”结尾,童年、少年那活泼、灵动、机敏的天性很难在他们的文字中见到。


         中学生中一直流行一句话:“一怕写作文,二怕周树人,三怕文言文。”这里原因很复杂,但“怕写作文”的原因,应当与从小学就开始的“假”与“呆”的作文训练很有关系。在经历小学三至四年的作文后,多数学生已没有了表达的欲望,作文已成了他们最害怕的作业。


        诚然,模仿是一种重要的学习方法,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是从模仿开始的,作文也不例外。但模仿不是终极目标,小孩子模仿成人说话,最终是小孩子为了自己能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欲求;同样,小学生模仿作文,目的绝不是模仿本身,而是通过模仿达到自由表达心声。如果让学生“背范文应考”,就是将模仿本身作为目的,而不是将“自由表达心声”作为终极目标。


小学阶段写作教学的意义,我以为最主要的是“保护”——保护学生感知生活的浓郁兴趣与表达生活的强烈欲望,在此基础上再培育他们的书面表达能力。


其实,绝大多数人都有感知生活的浓厚兴趣,但他们往往随着“成长”而逐步失去了这种兴趣。而能一直保持这种浓厚兴趣的人,往往会走向“出类拔萃”的行列,因为他们会逐步形成超凡的生活感知力,如文学家、科学家、艺术家等。很难想象,没有感知生活力的人会成为“出类拔萃”的人。


由此可反推,“背范文应考”这样的做法,在扼杀学生天性的同时,就为他们走向“平庸生活”埋下了“伏笔”。


当前作文教学确实存在不少问题,没有合适的教材,多数教师也没有接受过真正的作文教学培训,只能靠自己“摸爬滚打”。在此情境中,希望每一位一线教师都有合适的教育行为是不现实的。何况,教师还有现实生存的压力?因此,让学生“背范文应考”这种急功近利的做法自然就产生了。应当说,这种做法是造成学生不能真正“我手写我心”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也要看到,当前整个社会极为泛滥的形式主义也在“潜移默化”着师生,使教师与学生也于自觉不自觉中说一些假大空的话。同时,“革命”年代形成的“高大全”话语体系依然在控制着我们。“高大全”话语体系尽管早已败废,但其流毒并没有被完全清除,主要表现就是作文时被要求“立意高”,或者说强调“有意义”。像小学生“记一件有意义的事”、“记有意义的一天”、“真聪明”、“真美丽”、“真快乐”、“真开心”、“真笨”……这一类的作文题就是“高大全”话语体系的余脉。试问,对一个孩子而言,他做的哪一件事没有意义?他过的哪一天没有意义?当孩子写“记一件有意义的事”这类的题目时,事实上他就开始了说假话之路,因为要强调有意义,他被诱导着去或者粉饰生活,或者做不该选择的选择,或者说违心的话。当一个孩子反复写“真聪明”、“真美丽”、“真快乐”、“真开心”、“真笨”这类题目时,他事实上在被强制性地渗入不该渗入的空洞概念,然后慢慢也就变成了“概念人”,而逐步失去对世界的生动、具体、精细的生命体验功能。我认为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去年1119日《文汇报》以《为“捉虫子”叫好》为题报道了一篇为大家广为认可的小学二年级作文——《我真笨》的写作,《我真笨》文章很短,不妨引在这里:


 


一天早晨,我到阳台上拉窗帘,突然发现有一只小虫子在爬。


这只小虫小小的,绿绿的,长着一对银白色的翅膀,好可爱!我从来没有见过,它是什么虫啊?


我想捉住它,便从笔筒里抽出三枝荧光笔挡住小虫的去路。小虫真聪明,转了个身,掉头朝没有笔的方向爬走了。我又连忙抽出一枝笔挡住它,心想:把你四面围住,这回看你往哪里跑?可没想到,小虫扑扑翅膀,飞走了!


哎啊,我真笨!我怎么就忘了它还有一对翅膀呢?


 


二年级小朋友写出这样的作文,确实很不错。它的好处我就不夸了,只想从这样的优秀之作中指出一种现象:在不到200字的篇幅中,用了“可好爱”、“真聪明”、“真笨”这样三个“概念”。我很担心,小作者已生活在这样的“概念”中了。如果真是这样,随着小作者逐步长大,各种“概念”将会把他牢牢套住而失去心灵自由。我更担心,这已不是个别现象了!因为上述三个“概念”——“可爱”、“聪明”、“笨”——在网上的小学生的作文中出现的频率相当高。


假如小作者不写这几个“概念”,文章会怎样?我感觉可能更有趣味!能给读者更大的想象空间。问题是小作者已经这样写了,因而这种“趣味”与“空间”也就消失了!假如文章的结尾不是通过与小虫子的对比得出“我真笨”这样的“概念”,而是写“我”呆呆地目送小虫子飞远,拐个弯不知飞到哪里去了,然后自己哇地哭了,或久久望着小虫子消失的地方发问,小虫子到哪里去了呢,我觉得就更接近“童真”、“童趣”。如果小作者真是这样写了,说明小作者还具有浓浓“童真”、“童趣”的,可能随着成长还会慢慢成为具有“探究”精神的人。很遗憾,现在不是这样写的。更遗憾的是,网上许多作文都有《我真笨》这样类似的结尾。


我还想问,为什么要用“我真笨”这样一个题目呢?几个作文网站上,“我真笨”的作文题也赫然在列,题目后面都跟着写“我真笨”的范文。一个二年级的小孩子,被老师逼着写“我真笨”,这是一种多么专制的糟糕啊!在此我只能说,我们的作文教学“真笨”了!


小学作文应当以鼓励多写、大胆写为主,老师应想方设法激励孩子用笔将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记下来,记流水账也没有关系。许多老师常常说小孩子只会记流水账,其实,如果一个孩子能把一天的活动全部记下来,从早上醒来一直记到晚上睡觉,甚至把睡梦也记下来,那将是多么了不起啊!不要说小孩子了,就是成人,又有多少人能记下这样的“流水账”呢?如果是这样的写作,那种被逼说出来的“假话”、“空话”、“套话”一定少了很多。在我看来,如果硬要给小学生作文评等第,那就看谁写得多,看谁写得大胆,写得奇妙,而不是看谁“没有错别字”,看谁“没有病句”,看谁写得更有成人认为的生活“意义”。老师可以在学生的作文中圈圈划划,将那些有表现力的词语、句子划出来,并在班里让孩子朗读给同学听,或老师朗读给全班学生听。这样的鼓励将对孩子的有很大的激励作用。待孩子有了表达的热情与信心后,再慢慢地引导他们自己来纠正错别字与病句(而不是老师非常蛮横地在孩子的本子打上许多红“X”),再慢慢地引导他们去“布局谋篇”等(而不是一开始就要他们一定“这样”开头,“那样”结尾;“这样”描写,“那样”叙述)。


我个人主张“写作是生命的表达”,不是程式化的表达。程式化作文的弊端是显而易见的,首先是形成思维定势,成为思想懒汉,继而丢失感知新鲜生活与灵动生命的欲望与能力,自然就失去表达生活的欲望与能力。


常言道,作文有法而无定法。“有法”是从大处说,比如“抒真情”、“说真理”;“无定法”是从具体的行文说,好文章“千文千面”,绝不会“千文一面”。希望小学生能快点摆脱“背范文应考”的现状,写作时能真正做到“我手写我心”。        


                                                    (本文发于2013年第12期《当代教育家·浦东教育》)

《小学生“背范文应考”的弊端是什么?》有2个想法

  1. 可是当下,小学考试县里要排名,镇里要排名,县里还以排名来考核各镇的教育,总而言之,都是考试排名惹的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