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声”:生命的箴言——欧阳修《秋声赋》解读

“秋声”:生命的箴言


——欧阳修《秋声赋》解读


 


《秋声赋》是欧阳修53岁(嘉祐四年)时所作。此时的欧阳修已威望通显,身居高位,此前一年(嘉祐三年)已加龙图阁直学士,权知开封府。从年龄上看,他已入知天命之年;从仕途上看,他进入了一个“达”的阶段。这时他却写出了“秋声”唧唧的《秋声赋》,为什么?


我们先来看看《秋声赋》所赋者为何?


文章先赋秋声。先摹——“淅沥以潇飒”“奔腾而砰湃”,后比——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鏦鏦铮铮”“金铁皆鸣”“赴敌之兵,衔枚疾走”。摹是实写,比是虚写。这一段将夜晚的秋声由小到大、由弱而强、由阴狠到肃杀的情状通过“悚然而听”表现出来。


请注意,为了增强秋声的可感与可怖,作者调动了多种手段:一是衬托。先看“方夜读书”,是说夜晚正在专心读书。这是听到秋声之前作者的状态。他正在读书养性!从这里可以感知夜之静,人之静。再看童子所言:“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这里印证了刚才说的夜之静,人之静。尤其要体味“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它更突出强调了夜之静。一般而言,风高之夜必月黑,有风才有声,风高才声大。但欧阳修笔下既不月黑,也无风高,却有令人恐怖的秋声。可见这种声音并非一般的风声,而是在寂静无声之处传来的秋气!秋气在夜间涌动,唯有静才能衬托出来。二是铺排。这是赋最常用之法。从“初淅沥”到“人马之行声”,一连使用三种比喻,且句式整齐之中略有参差,整齐突出秋声之大之强,参差表现秋声之阴之狠,两者结合强调秋声之肃杀。三是提示。“有风自西南而来”一句,从方向上给读者以引导,大大增强了意念上的真实性与可知性;“其触于物也”一句,一下子将读者的生活经验调动起来了,马上让人想起自己的种种经历,去感觉“鏦鏦铮铮”“金铁皆鸣”的硬度、响度以及惊悚度。


如此,秋声之“异”就被完全表现出来了。于是,文章就很自然地由上文的“四无人声,声在树间”发展到下文“胡为而来哉”的探求了。


秋声到底来自哪里?


文章紧承上句的“秋声”二字,再赋秋状。秋色惨淡,烟霏云敛;秋容清明,天高日晶;秋气慄冽,砭人肌骨;秋意萧条,山川寂寥。文题是“秋声赋”,为什么要赋秋状?后文一个“故”字解了谜。因为秋之状如上,所以秋发出的声音就“凄凄切切,呼号奋发”。


那么秋之状又为何如此呢?“乃一气之余烈”!都是天地间混然而成的气体的剩余的威力罢了。“乃一气之余烈”是尤其值得关注的句子。在古人看来,天地万物都是“一气”运行的结果。秋,秋之状,秋之声,都是如此。这句话正是这种思想的表现。所以,后文紧接着写“刑官”“兵象”在义理上的必然,写万物“春生秋实”的必然,写“物过盛当杀”的必然。这些必然一起构成了“胡为而来哉”的答案——“秋声”之来是自然运行至此的必然!没有什么可悲叹的。


于是,作者就要对人生做更深层的思考了。“念谁为之戕贼,何恨乎秋声?”这是文章的主旨。从整篇文章看,这一句至少包含了这样几层意思:一层——“秋声”是一种必然,人生的秋天也是一种必然,没有什么可怨可恨的;二层——人事扰扰,人们为此而忧劳心形,是对人自身最大的伤害,因此要怨恨就怨恨自己吧;三层——人毕竟不可完全超脱扰扰人事,所以常常要“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如果真这样做了,就不要怨天尤人,一定要看到那是你自己的选择,就自己承担吧;四层——如果实在遭遇到了种种不幸,那就更不能悲叹,而要意态自若,心态安怡,否则是对自己的更大戕害。


最后,文章以“童子莫对,垂头而睡”呼应开头,以“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余之叹息”呼应全篇,将“异哉”“悲哉”“嗟夫”融为一体。


当我们做了上述的分析后,再回到开头提出的问题,也许能找到答案了。


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欧阳修此时真知天命了,所以他要把自己所知用自古就被人们写滥了的悲秋题材写出来。只可惜,后来者并未真正读懂他的意思。


欧阳修1007年生于庐陵(江西吉安),四岁丧父,家贫,其母以荻画地,教他写字。他天资聪颖,又刻苦勤奋,往往书不待抄完,已能成诵;少年习作诗赋文章,文笔老练,有如成人。十多岁时,欧阳修从李家得唐《昌黎先生文集》六卷,甚爱其文,手不释卷,这为日后北宋诗文革新运动播下了种子。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中进士。1036年,范仲淹上章批评时政,被贬饶州。欧阳修为他辩护,被贬为夷陵(今湖北宜昌)县令。1045年欧阳修上疏为庆历新正君子分辩,被贬为滁州(今安徽滁县)太守。皇祐元年(1049年)回朝,先后任翰林学士、史馆修撰等职。至和元年(1054)八月, 与宋祁同修《新唐书》,又自修《五代史记》(即《新五代史》)。嘉祐二年(1057)二月,欧阳修以翰林学士身份主持进士考试,提倡平实文风,录取苏轼、苏辙、曾巩等人。此后,以欧阳修为核心,掀起了北宋古文动动,对中国散文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嘉祐三年(1058年)六月庚戊,欧阳修以翰林学士身份兼龙图阁学士权知开封府。1059年,他写下了《秋声赋》。五年(1060年),拜枢密副使。次年任参知政事。后又相继任刑部尚书、兵部尚书等职。英宗治平二年(1065),上表请求外任,不准。此后两三年间,因被蒋之奇等诬谤,多次辞职,都未允准。神宗熙宁二年(1069),王安石实行新法。欧阳修对青苗法有所批评,且未执行;三年,除检校太保宣徽南院使等职,坚持不受,改知蔡州(今河南汝南县)。此年改号“六一居士”;四年六月,以太子少师的身份辞职,居颍州(今属安徽省);五年闰七月二十三日,欧阳修卒于家,谥文忠。


从上述欧阳修的生平可以看到,欧阳修写作《秋声赋》前后,人生都有大起大落;但从他一生行事来看,无论是为官为文,他都能坚持自己的生命准则:达观为人。他何以能做到这一点?他在40岁被贬滁州时所作的《醉翁亭记》回答了一部分——“乐其乐”,也就是懂得尽可能去做自己能做的事,从中寻找生命的快乐。他53岁时写的这篇《秋声赋》基本回答了这个问题——既然“秋声”必然要来,那就接受吧!所以,他无论遭遇怎样的打击,都没有被真正打倒过。


(本文为20092月出版的《高中语文学习导引(6)》中对《秋声赋》的解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