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游学之旅(唐宋明文化名人寻踪一)

 


我们的游学之旅


  


唐宋明文化名人寻踪


 


    中华元文化齐鲁寻根


 


                  徽文化徽杭古道


 


          陕西内蒙“追远·拜谒”


 


           复旦大学附属中学2014届人文实验班


 


                     二0一三年十一月


 


小引


复旦附中2014届人文实验班在高一、高二期间,利用假期走出上海,进行了四次游学。


1201218日—11日——“唐宋明文化寻踪”之旅:赴江西金溪瞻仰陆九渊墓、仰山书院;至南城参观曾巩纪念馆;上麻姑山探访颜真卿《麻姑仙坛记》诞生之迹;抵临川拜谒王安石、汤显祖遗迹,感受中国第三大天主教堂的钟声,访问江西名校临川一中;辨识有“明清建筑标识器”之称的流坑古村,与当地牛田中学的师生交流并赠送图书;奔南昌登滕王阁、谒八大山人故居。


2201275日——11日—— “中华元文化齐鲁寻根”之旅:赴山东临淄、济南、泰安、梁山、任城、曲阜、邹城、滕州、枣庄寻访,依次观瞻殉马坑、中国古车马馆、蒲松龄故居、趵突泉(内陈历史名人李清照、李攀龙事迹)、大明湖(有稼轩纪念祠、铁公祠等、岱庙)、泰山、梁山、太白楼、三孔、六艺城、尼山、孟庙与孟府、微山湖、台儿庄纪念馆、运河古城等。


32013119日—21日——“徽文化徽杭古道探访”之旅:探访徽杭古道、绩溪、歙县、黟县、西递等地。


       4201378日—13日——“陕西内蒙‘追远拜谒之旅:依次走访鄂尔多斯康巴什新城——成吉思汗陵——鄂尔多斯草原和蒙古包——银肯响沙湾体察——轩辕庙、黄帝陵——壶口瀑布——杨家岭、枣园。   


四次游学活动,是2014届人文实验班“人文实验”的组成部分。我们坚持“探访”与“体察”结合的原则,“切问而近思”,每次都在一个相对集中的主题下展开。


这里对最后一次主题的确立略做说明:将主题确立为“陕西内蒙‘追远拜谒’”,旨在让学生完成一次对“中华文明五千年”体察式的回眸与思考;同时,在“草原→沙漠→黄河”这种自然空间的转换体察中,给几乎没有过塞北生活经历的学生以最强烈的身体与心灵的冲击,使其深深地体味“以宇宙为教室,奉自然做宗师”的生命真谛。在时间安排上,第三天7个小时的大巴(由响沙湾至延安),是游学中期作业展示与讲评的最佳时段,在高速公路上几乎是匀速行进1000余里的大巴给了这种展示与讲评非常独特的空间与氛围;最后24小时的硬卧列车,既是给学生充分的交流与讨论时间(分6组讨论、交流、分享此次游学、甚至全部游学感受与收获),也是给学生增加一次可能一辈子再也不可能有的全班同学在一个车厢中度过24小时的经历,如果选择飞机返回就会失去这样的意义。


倘若将四次游学贯穿起来看,此次游学不仅有总结、提升的设计,更有延展、延伸的设计,使学生真正有可能去思考“我在哪里”的命题,从而有可能“追问来路,寻找去路,发现此在”,从而自觉地将自己的生命与他人,与社会,甚至同整个宇宙联系在一起。


设计是一回事,事实又是一回事。作为全部四次游学活动的设计者和全程参与者,确实有许多可说的话,但这里是展示学生的地方,还是先打住吧。


最后要交待的是,这里呈现的文字,除了“经历了游学想说的”是同学回来后写的,其他都是游学时完成的。所有文字,我没有做任何修改与删节,包括错别字等一仍其旧,可看作游学原生态的一种状态。第三次游学的文字记述很少,这里没有收录。在那个寒气阵阵袭来的古道旅店里,确实没有谁能做出“诗”来了。也许,从生命的另一重意义看,这可能正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写照。我相信,所有在徽杭古道旅店抵抗过那种生命中从未遭受过的寒冷的同学,一定会将其永远铭刻于心间。


                                                                                                          黄荣华


                                                                                                     2013918


 



 


我们的“唐宋明文化名人寻踪”之旅


201218日—11日)


策划    黄荣华  严晓丽


      领队   黄荣华  严晓丽   朱浩真  陶映霓


 


陆九渊云:


泉源方动,虽只有涓涓之微,却有成江河之理。


邵雍云:


以一心观万心,以一身观万身,以一物观万物,以一世观万世。


       王安石云:


因时乘理,唯变所适。


       嵇康云:


和心足于内,和气见于外,故歌以叙志,舞以宣情。然后文之以采章,照之以风雅,播之以八音,感之以太和,导之以神气,养而就之。


 


201218日—11日,复旦附中2014届人文实验班31名同学和4名老师进行一了次“唐宋明文化名人寻踪之旅”。我们先后赴江西金溪瞻仰陆九渊墓、仰山书院;至南城参观曾巩纪念馆;上麻姑山探访颜真卿《麻姑仙坛记》诞生之迹;抵临川拜谒王安石、汤显祖遗迹,感受中国第三大天主教堂的钟声,访问江西名校临川一中;辨识有“明清建筑标识器”之称的流坑古村,与当地牛田中学的师生交流并赠送图书;奔南昌登滕王阁、谒八大山人故居。虽然只有短短4天时间,但同学们确实做了一次长长的“穿越”之旅,感受颇多。




 



“陆九渊对我说”之一


黄泽豪



 



百年孰为亲民兮


金溪象山我称。


吾居僻山不语兮,


搀兰草坚木眠深。


赤土青水漫踝兮,


食柚树之精珍。


虽隐迷丛乱石兮,


道心素与世人。


掘墓焚华不怨兮,


由吾碑崇者依存。


长桥连江东逝兮,


哀漫远清静将止。


我本恒之亲民兮,


后民益不可亲也。


无可遏利相渗兮,


尽瞰天下纷扰。


吾将不背其信兮,


世人犹顺本心。


乱曰:天地玄化,民奔走兮。


山水育我,我亲民兮。


忘我弃我,何足于世?


民而相亲,我但求兮。



                  18



 


“陆九渊对我说”之二



鄢亭枫



倘若真发现了心中的良知,也便不用来这穷僻的地方来找鄙人的寒舍。你们之所以来找我,大抵是因为还有所不通的缘故。我久居深山,不见生人已久,终日仅有弟弟作伴,今日得见新时期的青年人,真可谓是“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我心亦甚慰。能承蒙你们来访,终归比独处要好些。


世人不来寻我,却大抵不是因为他们良知已明,而是因为良知更加蒙昧。你们若来寻我,也自是很好的,虽然不是最终的境界,但也高出了许多。


我以为,你们若真欲为学,则当博观约取,以友辅仁。读书非仅仅为书而读。或有未学者,孔子亦谓之学矣,就是这个道理。


18


 “陆九渊对我说”之三


王子健



自上海至江西游学,第一个目的地,即是位于金溪的陆九渊墓。


从家里出发,坐汽车,坐火车,坐巴士,一路头晕脑胀,因此下车后扑面而来的那股清凉的自然之风格外的舒适、宜人。风轻轻地拂过面颊,带着些湿润,放松了我紧绷的神经,也让我有了精神去寻找山中的陆九渊墓。


地是红土地。下了雨,地上便泥泞不堪,坑坑洼洼,有了几丝复古之意,人类现代化的工具不再派的上用处,我们用千百年前古人的方式去寻找山中幽处,用自己的双脚与大地接触。城里的孩子这时着实有些娇惯了,一个个提着裤子小心翼翼地前进。打趣地说:“这下子光顾着看脚下,四周之景再无暇关注了。”然而总要用心看的。身边的像桃花源一般的与外界不同的清新世界,引发了内心的感慨。可是这感受仿佛仍然是浅层次的、外在的,我终究是一个外人似的,望着这个与自己格格不入的环境,小心着红土脏了自己的鞋。


往前走,有一条河,水流不急、不缓,泛着浪花往下游去。身边有棵柚子树,大家捡来一只,想吃又不会吃,不“敢”吃。被老师看到,二话不说,吃!三下五除二,分给大家享用。酸涩从舌尖展开,看到山间的迷雾,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有种说不出的宁静、满足。心里的一切心事,都像消失不见了似的。眼前的老师、同学们开心地笑着,跳着,在我眼里仿佛重了影,像是回到了陆九渊的时代,一个没有束缚的自由的时代。


就这样,身上的束缚依旧有,心却自由解脱了。不在乎脚下的泥巴,不在乎满身的倦怠,只有一颗朝圣般的、与古人无异的心。


走了不知多久,也许只一会儿,也许很久罢,我已辨不清了——身心早已与自然融为一体,不分彼此,用眼、手去感知世界,时间不再重要——我们找到了陆九渊墓。


它在一处树林中,只很小一块,立着碑,却散发着无穷的力量——有一种气场,一切的一切都成了浮云,召唤着我的心灵,诉说着历史的宏大……


耳畔飘过鸟声虫鸣,雨点从叶间落下,落在身上。多么宁静!我仿佛看到坐在山间的陆九渊,轻声地吟诵,大声地呼唤:“我心即是宇宙,宇宙便是我心……”


   致九渊


沈燕青



       你的栖居之所




泥泞坎坷之上


迂回盘转之后


 


是幸么?


守望故乡 深邃的目光宁静


以老木飞鸟为伴


与晴明雨色相依


大山的气息


延续着 你的呼吸


 


是幸么?


不枉孤寂 虔诚的观瞻来临


为一睹辗转寻觅


因景仰跋山涉溪


年轻的声音


响起在 你的耳际


 


是不幸么?


你的心、


你的世界


怕是早已作古


隐逸山中被淡忘


任光辉渐渐褪去


 


是不幸么?


世俗的心、


这个世界


却又把你想起


装模作样来顶礼


将你心狠狠攥紧——


 


九渊呐!


尘嚣利欲的肆意侵袭


你又何以当之?!


 


无能为力的我,惟有


捕捉你的心情 深藏心底:


至少此刻


透过你心 窥见你的世界


岁月静好 气象有致


那是与现世 截然不同的美


                     18



 



“人啊,你在寻找什么?”之一


 


 


请你慢一点


龚雨悦


 


就这么结束了。我坐在回程的火车上,像是做了一场太过真实的梦。


荣华老师说:其他同学这几天也许在家里睡觉看电视做作业,但你们在这里。是的,我们在江西,在这个才子辈出的地方,进行一场朝圣之旅。


四天过去,我在那里有过快乐,有过恐惧,有过愤怒,也有过无奈。我感受到了“慢”,也感受到了“快”。


初到鹰潭,终于找到陆九渊墓。沿着山间小路彳亍而上,大概是刚下过山雨,山上道路泥泞不堪,红土附着在鞋上,想小心翼翼些走路的,可这山间风光如此美好,便也不考虑脚下的情况了,只忙着四处张望。路上看到一条蚯蚓,本不想理睬,径直赶路的,可看看身后的大部队,这蚯蚓要是被踩到,定是横尸山间。于是一边冲身后的人吼着“别踩我旁边可爱的蚯蚓”,一边从旁取来一条竹枝将它轻轻挑起,放落于路旁的不知名植物上。心情大好,继续慢悠悠地上路。


走到陆九渊墓前,微微鞠一躬,便下山。田间有耕作的妇人问我们从何处来,便笑着回答。这大概就是慢吧。


从麻姑山上下来,大巴无法载着我们。于是沿着盘山公路走下山,想走向大巴,却见同学从一条小路回来,“你没去看瀑布?”她问道。那么就去看看瀑布吧。本来以为只是看过一眼就走,没想到身后又跟来了一连串的同学。于是干脆想爬上瀑布流淌过的石头。着实是不好爬的,常年被流水侵蚀着的石头光滑无比,偏偏手机还在口袋里,又要想着不能歪了身子让水流带走手机,于是总是摇摇晃晃地在一块块石头间缓慢地手脚并用,一边有着微微的兴奋感,一边又祈祷着千万别摔进水里。


大概是我天生有颗爱冒险的心,抑或是小时候在田野里野惯了的劲头复苏,其他同学都停住不再向前,只有我还在思考着下一个落脚点该选择哪里。最后实在爬不上去只好返回,无奈石头实在太滑,竟然回不去了。脚刚试探着伸了出去,便结结实实地摔在了石头上的水坑里,再不敢轻举妄动。第二次又是失败,冰凉的山泉水渗透了大衣,带着丝丝凉意。我已无所谓衣服的整洁,只想着让我跨过去便好。终于成功,才松了一口气。


站在安全的土地上,老师又提议我们都来比谁说“啊——”说得长。我实在太容易发笑,坚持了五秒便“噗嗤”笑出声来,于是看看周围的瀑布细流,青山翠木,又看看同学们认真的表情,竟觉得心中无比宁静。比赛结束,当然是老师赢了。于是一行人又慢悠悠地走回去。走走停停,才没有错过风景,这大概也是慢吧。


从大巴上下来,便是汤显祖纪念馆。然而比“汤显祖纪念馆”更显眼的,确是纪念馆门前的两幅大幅海报,海报上是汤显祖的介绍么?哪儿有他的影子。海报上是纪念馆后开辟的游乐场的广告。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忿忿不平,像是水烧开后不断沸腾而起的气泡,没有关掉火,就从底下源源不断地涌上来。在纪念馆里转了一圈,我透过一排简易的围栏看到了不远处的游乐场。设备简陋,没有人烟,一副萧索之景。回到门口,大幅海报仍讽刺地竖立着。我不禁感到悲凉,一个文人的纪念馆,居然要靠建设游乐设施来招揽游客。他们是太缺钱花了么?没有人回答我。


在临川一中参观,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一方面为自己的处境感到庆幸,另一方面又为介绍老师语气中的一丝得意而感到难过。我看着身边走过的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孔,瞬间觉得这个学校是一座巨大的机器。所有的零部件都一日复一日地工作着,没有一个错误,遑论一个停顿了。这座机器运行了太久太久,速度越来越快,有一天,它才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停止,也停不下来了。一旦停止,所有的零件都将分崩离析,烟消云散。于是它只能以高铁的速度前进着。


我想说,请慢一些,再慢一些。


 


“人啊,你在寻找什么?”之二


 


 


有关临川一中和自己


张鹤竹


 


临川一中一行让我想了很多,虽然或许想不透什么。我不了解这个学校,只能从自己在校园里的短短的见闻和黄老师的介绍里了解一点点,总的来说,它被认为是一所极端应试的学校甚至学习美术都是为了升学。在这里需要考到比上海考生高很多的分数才能进和上海考生一样的大学。在这里的一切,都为高考而服务。


这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经历。上初中的时候,我好好读书学习,想想原因,或许一方面是服从父母的教导,履行学生的责任,一方面是出于好胜心和优秀的惯性,我为什么要好好念书?或许是为了考上一个好高中,然后念一个好大学,再然后找一份好工作,再然后,再然后似乎就没有了,那时我在找什么?将来的一份好工作和丰富的物质生活?其实连这些都没有想到过多少。但就知道要考上复旦附中。说来也怪,那时的我对复旦附中几乎没有一丝的了解,知道的,他作为一所名校的特色除非也就是“人文气氛”四字,要问我什么是人文,我真的是一无所知的,但我就是可以那样简单的坚持把“考上复旦附中”作为目标,回想起来简直是当成了终极目标,这也是为什么我来到附中之后的前几个星期时体会到的极可怕的迷茫空虚感:好了,这里是复旦附中了,你前面九年的长途旅程终于到站了,“成功”了!你兴冲冲地拿起行李下了车,这时候环顾四周,才发现原来你想要什么你都不知道,因此你也就一无所有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来了。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要来到这里而不是留在宝山最好的高中稳稳地做那里的年级前列?只是因为这里有许多高考成绩可以高过我一大截的“牛人”么?这绝不是一个可以让我说服自己的理由。然而,我也不知道是从那一天起,附中的生活渐渐展开之时,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内心的变化,或者是自己看到的这个世界的变化。进入附中之前的我所认知的世界,是由“语数英物化”构成的,语文课上学习阅读理解的答题格式和作文技巧,数理化反复的训练各种题型,英语练习讨巧的作文和完形填空。我明明白白的不喜欢这些东西,要说这些东西之外,能给我一些什么乐趣的或许就是看小说,听音乐,画素描看电视上网什么的了。没错,我的世界就这么大,我的快乐就这么多,然而我以为我看到的是全部的世界和世界上全部的快乐。然而,到了附中,新的生活展开的时候,一点一点的,我看到了原来生活之外的东西。曾经我最讨厌的就是新闻节目,尤其是战争,政治新闻,然而当我参加了模联,有一天不得不阅读大批的背景资料已完成一份有关巴勒斯坦入联的立场文件时,我突然发现原来政治是这样有趣的一件事;当我这样一个对中国新诗只字不懂的需要面对一份令人头疼的单元贯通时,我不得不硬着头皮上网查找,从图书馆借书,与父母交流意见的过程里,我竟然就真的,不可思议的喜欢上了现代诗,对于我自己来说是奇迹一般的领略到了其中的美;当我为了写每周随笔的读书笔记,而去读语言优美的外国名著时,读着读着我开始想要是我有能力可以像欣赏中国语言文字的优美一样去欣赏外语名著,那该是多大的一番享受啊,因此我又开始喜欢上了学英语,不为考试里的得分,只为了这样一个本真的愿望:每周仅仅一节的心理课,让我对各种心理学派产生了兴趣,花几个中午的时间在图书馆的书海里找心理学书籍:以前在我心里最最面目可憎的数理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现在当我想起他们,坏坏的躺在我的桌上想要难倒我时,我有了一种想去攻克,去学会,去争服什么的欲望:历史课上洋洋洒洒几千年的东西方史,晦涩难懂难懂的地理知识,我突然会从心底里感叹一句:唉,要是这些我都能懂,那该是有多好,我的人生该是有多少丰富,多少快乐啊!就是这样,我突然有一天,就发现天文地理历史政治古典现代的文学音乐美术哲学心理学。。。。。。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可以去学的东西,或者说是发现世界上有这么多可以在学习的过程中充实生活,圆满生命的得到快乐的东西,或许再简单一些,就是附中燃起了我的求知欲,让我体会到了求知的快乐。但我自己知道,附中并不是就这样直接把求知欲燃起的。而更像是,我站在这个世界入口处的前厅里没有进去,站了16年,以为这个世界小小的前厅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了,然而复旦附中是我的入场券。世界的大门向我展开,让我走了进去。附中告诉我:原来世界这么大,原来人可以这样活。


回想起来,我常感叹自己或许真的很幸运,当时只要一念之差,我可能就不会来到附中了,世界的这扇大门可能真的不会被我发现,被我推开。我可能一辈子都无缘见识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丰盈饱满。或许不来附中,我也一样去了复旦大学,一样找到了满意的工作,过和进入附中的我一样的物质生活,然而敢问哪真的就是一样的生活了吗?天啊,我真的觉得,两个一样的人,他们出生来到这个世上,一个有幸走入“世界”,一个一辈子在那个“世界的前厅”里打转,当他们都走完这一遭后离开,到另一个世界,在那里,没有来过这个世界的人向他们两人问起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怎样的时候,得到的定然是大相径庭的答案,甚至就像是他们两个去的是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一个看到的世界是一张薄薄的白色正方形纸片,而另一个看到的却是一个硕大如模方般神奇的立方体。


刚开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制定一个人文试验计划,那时我很纳闷,人文试验计划?我哪里知道我该去研究什么?有什么好研究的?当时在这样的迷惑之下,我糊里糊涂的制定了一个计划,不懂这计划的意义何在。然而当附中把这“世界”的大门在我眼前缓缓推开,看到有那么多的好东西,这个也想学那个也想学,且渐渐地意识到,系统的,有体系,有知识结构的去学习研究一门东西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的时候,我才猛然发现,原来人文实验项目和计划并不是就这样凭空跳出来的东西,而是当你要学一门人文的东西的时候,应景而生的啊!一开始的我,对做人文试验项目并没有多少兴趣,或者说根本无法产生兴趣,然而现在,当我惊叹着“世界”之大,兴奋的迫切的开始琢磨着想要学点什么,如何学,如何在学的过程中解决疑惑,寻找帮助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想做的不就正是老师说我曾经并不感兴趣的人文试验项目吗?老师一定是知道我们迟早会发现我们自己是需要这些的吧,所以早早站在那里等着我们了!同时我不得不又一次庆幸自己的幸运了.


不过现在的我看起来似乎是万事具备,但或许还欠一阵东风,在我也就是战胜惰性,战胜犹豫,战争自我放纵的踏实努力,毅力与恒心。没有这些,其他的什么,或许也都是白费了。所以现在的我还只是站在那“世界”的大门口,惊叹着把头伸进去东瞧西望,没有真的迈起步子走进去。我不乐意也不允许自己这样浪费掉拥有更加丰沛饱满生命的珍贵的机会。


再者说,我如果把这样的机会浪费了,我除了对不起自己,对不起的其它人也实在是太多了。


写下这篇文章,算是对自己的承诺。你没有理由浪费珍贵的时间和生命,从现在开始,而你说的一样,踏实,认真地生活。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真诚的从心底里祝福他们,希望他们能在通过努力奋斗进入的大学里找到应试教育之外的天空,推开“世界”的大门,过本来该有的,丰富美丽的人生。


在没有进高中之前,我以为我在寻找的就是一直复旦附中的录取通知书。进入了附中我又开始了新的寻找。寻找的是什么?或许可以说是寻找求知的快乐,或许也可以说是寻找一个目标,一个我乐于去深入作为人生追求的目标。然而当我找到了那个目标的时候呢?我要寻找的东西自然就又不一样了。就像是《amazing race》的比赛旅程一样,当下要寻找的是眼前最近的那个路线指示牌,找到了这一块之后,要寻找的就是下一块。要找的东西总是不断随着你经历的发展而变化的。要说寻找的终极目标是什么?是否人所有的寻找都是殊途同归的为了寻找幸福呢?


但幸福与幸福之间又是有着多么大的区别啊!如果一定要给这个难题一个答案的话,我或许会说:人们寻找的永远是各自的下一块路线指示牌。


祝临川一中的学子达到理想的彼岸,更愿你们在应试的过程里,寻找到你的追求,寻找到学习的真正意义和其中的享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