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游学之旅(中华元文化齐鲁寻根•诗之声之二)

中华元文化齐鲁寻根·诗之声之二


201375~11日,复旦附中2014届人文实验班同学及教师黄荣华、严晓丽、王雯、胡凌、王琳妮、张慧腾,一行赴山东临淄、济南、泰安、梁山、任城、曲阜、邹城、滕州、枣庄寻访,依次观瞻殉马坑、中国古车马馆、蒲松龄故居、趵突泉(内陈历史名人李清照、李攀龙事迹)、大明湖(有稼轩纪念祠、铁公祠)、岱庙、泰山、梁山、太白楼、三孔、六艺城、尼山、孟庙与孟府、微山湖、台儿庄纪念馆、运河古城等。


这里是师生寻访之时、之后的心声。


 


 


 


谢缘(三首)


一场空


头上是四轮的喧嚣


脚下是烈马的殉葬


几千年历史的贯穿


或是深切地悼念了


一点一滴的曾经


或是啼笑了


现世的因缘和是非


 


惨白的尸骨已寒


旁观的心已静


 


这是命运车轮滚过的泪


是一场不得不


一份荣耀  伤痛的荣耀


 


尘土滞留的印象


终将消逝  在风中


而尘封的记忆


在生命的轮回  依然


亮着星点的光


于是  连喧嚣也默然了


 


我知道


从不曾想到


你会向我伸出手


一同走在上山的路


陡峭而漫长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你先上去吧”


“不要”


前面  苍白的石阶


一级又一级


却迈出步子  不回头


“你会追上来吗”


你会很快追上来吗?


“当然会啊”


真的吗?


只五秒  你便又出现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我实在不记得


你是什么时候  是如何


伸出手的


只记得 


修长而沉稳的手指


没有心跳


犹豫因了惊异


我知道你是无意的


最后几级台阶


你松开了手  跑上去


我知道你并不在意


 


我知道


那就是全部


 


那一地杂草丛生


那一地杂草丛生


生长着一片灰蒙蒙


齐腰的细枝上偶尔


也结着瘦小的花


挠得人心里痒痒


 


那一地杂草


或许不太一样


你知道吗


地下  生根的地方


永久地住着一些我们知道


或不知道的人


相关或不相关的人


我们来了


远瞻


他们感受不到我们的存在


我们却意识到他们的冥息


依着那恣肆生长的杂草


 


李圣美(二首)


景灵所思


如果我依旧埋头赶路,


就无法注意到你的存在。


 


10122012


一千年


漫长而又孤独。


千年之前的记忆,


早已沉睡在厚重的土层中,


连残垣断壁都未能留下。


 


地上


只躺着零星碎石,


似在叹息


又似在嘲笑。


灰白的残骸


与村民的围墙


连成了一片。


 


或许


就在不久前,


几个顽皮的村童


坐在你的身上,


玩着丢石子的游戏。


 


又或许,


就在不久前,


一行匆忙的看客


路过你的身旁,


聊着不着边的话题。


 


太庙之礼,


玉琢成像,


富丽庄严,


那些


逝去的


梦幻般的


呼啸而过的


回也回不去的,


就像历史开的一个玩笑,


笑过


便散场。


 


再过千年,


当我也化成尘土,


或许


连两块模糊的碑也不会留下,


又或许


能留下些什么。


 


上下


沉默的嘶鸣


尘土的气息


凝固的空气


上行,须臾更替


下行,千年孤寂


 


鱼问


我问,


泉水,你是否感到孤单?


你不答,


只是,你依旧汩汩喷涌。


每天,有无数的人们来到这里,


然后,又离开这里。


你只是日夜不停地带来大地


所赐予的自然馈赠,


并不理睬他们。


所以,请你告诉我,


你是怀着怎样的情感


面对复杂的尘世,


保持清澈的心灵?


我不理解,


或许也无法理解。


又或许,你曾回答过我,


只是我,将它遗忘了?


毕竟,它只能在我脑海中


停留七秒。


 


樊浩雪(一首)


亲爱的


让我们去流浪


亲爱的让我们去流浪


到一个寂静幽深的地方


那里要有一池大朵大朵盛开的


莲花


夏日里,我们可以并排坐在


木椅上


听风吹过荷花花瓣时的声响


 


远离尘世


远离喧嚣


远离浮躁


 


亲爱的在那里请别再为成绩而


烦恼了好吗


亲爱的在那里请别再为他人而


担忧了好吗


亲爱的在那里请别再为遭遇而


流泪了好吗


亲爱的让我们去流浪


到一个人烟罕至的地方


那里要有一地大片大片摇曳的


芦苇


夏夜里,我们可以并排站在


池塘边


听取蛙声一片


 


宁静致远


平静安详


恬静美好


 


亲爱的在那里请开怀大笑好吗


亲爱的在那里请放声歌唱好吗


亲爱的在那里请无所顾忌好吗


 


亲爱的让我们去流浪


到一个全新的地方


开始一番新的远航


 


余哲辉(二首)


夕马


万骑随君永入眠,


匹马却确负情恋。


足识昔时齐鲁地,


千世愁结止心前。


 


山夜


足峰一望水苍苍,


顷之入霭路茫茫。


如寻天梯登仙境,


艾是仰见天河亡。


 


郑乐天(二首)


七月七日登泰山


巍巍泰山入云端


畏途巉岩不可攀


缕缕白云腰间绕


匆匆急流脚下湍


十八盘上登险峰


南天门内啸天寒


一路攀登上远山


还看高二十三班


 


游微山湖随想


夕阳红云翻滚,


清风碧水幽情。


渔光漫溯湖汀,


歌声凭添雅兴。


一曲琵琶悠远,


八年号角尤新。


三长两短汽笛,


皆向英雄致敬。


 


黄荣华(八首)


百脉泉


一脉清泉一脉香,


清泉脉脉涤心房。


心明泉亮两相照,


无滓无尘白玉光。


殉马


君王好马马骄骄,


不识君王有阴谋。


醉酒哪知赴地府,


仰头长啸谢君招。


 


太白楼送丹宁赴美


其一


太白有酒藏天宫,


我辈无由得一闻。


昨夜梦飞千万里,


今生魄断三魂。


其二


仙人居仙界,


岂肯人间留。


以此超凡意,


且自寄客愁。


挥毫写傲骨,


啸酒引风流。


俗子不知趣,


时时学梦游。


尼山


尼山天下圣诞地,


导客司机无记忆。


且停且走几番问,


走到山前不相信。


拾级无多可罗雀,


金发寻常黑发稀。


昨夜星辰今西落,


碧眼视线已东移?


书院明堂且空空,


蛙声盈耳长寂寂。


我自虔诚来跪拜,


学子惊慌乱措席。


净手焚香三稽首,


启凡成圣一践迹。


夫子洞内饮圣水,


消暑解毒沁心脾。


归来长问何所得,


不仁不义是真世。


 想遥匡人厄夫子,


夫子有信斯文继。


而今四海翻欲浪,


只愿声声有绝期。


克己复礼是正道,


尊仁由义未足奇。


孟府养生堂


寻访寻到养生堂,


方晓养生道路长。


寡欲清心迈礼步,


仁民爱物立儒纲。


知言乱世嚣嚣论,


正气清天皞皞光。


生死不言天下利,


穷达兼善义心肠。


可恨多少养生客,


体有完肤心无良。


蒲松龄故居


那一只蟋蟀


在这里


长鸣  两百多年


不曾停歇


声声嘶裂如杜鹃


啼血


我知道  这不是


成名儿子的幻化


留仙心中的神奇


不会成为现实


 


那一株金菊


缀白露辉煌地开放


两百多年


不曾枯萎


你知道  这是我


孤独的想象


留仙培育的花种


早已被人移植


或架接为


人世苦菊


 


那笑声的接递棒


从老庄的野地出发


穿越两千多年


抵达聊斋


婴宁成为最后一棒


谁也说不清 婴宁


如今藏在哪里


仔细搜寻


不见她的身影


侧耳倾听


只有蟋蟀的长鸣


我相信 她一定


藏在那里等待


等待在某一天


递过那一根


笑吟吟的接递棒


 


台儿庄


天崩地裂的日子


华夏将倾的日子


台儿庄


以一个民族的名义


挺立


挺立在


侵略者的炮火之下


挺立在


侵略者的钢刀之前


挺立在


侵略者的尸骸之上


 


隔着74年的时光


依然能听到


复仇的子弹


呼啸着


穿过敌人的头颅


依然能看到


杀敌的钢刀


亮闪闪


刺入鬼子的胸膛


 


74年的时光


抚不平


一个民族的创伤


再长的时光


也抹不去


一个民族深处的记忆


何况


这是侵略者


在我们的村庄里


烧杀抢掠


无恶不作


 


这片苦难的土地啊


那繁茂的庄稼


能不能长成


最丰产的庄稼


给血沃大地的战士


最好的报答


那阔大的天空


能不能成为


最安静的天空


给长眠于此的英雄


最好的供奉

发表评论